1. 首页 > 阴阳师

阴阳师本真三尾狐绘卷鉴赏-SP三尾狐绘卷鉴赏大全

  阴阳师今天发布了阴阳师真正的三尾狐画卷鉴赏。真正的三尾狐是阴阳师即将上线的新SP神。你知道真正的三尾狐和她的女巫有什么样的过去吗?让我们跟随多特蒙德小编了解一下阴阳师SP三尾狐画卷的鉴赏。

阴阳师本真三尾狐绘卷鉴赏

  日光

  独居神社的巫女正在梳理面前的女孩的头发。女孩声称住在附近的山林里,但她总是犹豫不决,不想透露自己的名字。

  巫女拿这个每天围着她打转的小姑娘没办法,就给她取名「真琴」。

  「巫女大人,这个发饰,真的要给我吗?」「嗯,真琴不喜欢吗?我觉得很适合你。」

  「当然喜欢!只是...我记得你提到这是你妈妈留下的。」「没关系。作为巫女,我没有机会使用它。而且,我一直把真琴当姐姐看待,放心吧。」

  女巫认真地把发饰系在真琴的头发上,阳光洒在她们身上,把真琴的脸颊照得红红的。

  「巫女大人,阳光好温暖...我真的很想这一刻永远持续下去。」女巫温柔地笑了笑:「夕阳真的很美,只是这一点...真琴该回家了吗?」

  「啊!糟糕!」

  真琴突然起身,慌慌张张地跑出神社,突然停在门口,转身向巫女道别。

  「巫女大人!我同意明天继续教我跳祈祷舞!」

  「嗯嗯,我会提前为你准备衣服。路上小心点。」

  真琴很快消失在巫女的视野中,在进入丛林的那一刻,她弯下腰轻轻地触摸着地面,灵巧地跳了起来,像一股自由的风穿梭在森林里。

  在她身后,不知何时出现了三条鲜红的狐狸尾巴。

  狐情

  在狐狸洞里,真琴小心翼翼地摘下成熟的蜜果,把它们捧在手心,就像拿到宝一样。

  「终于成熟了!樱花糕加果浆肯定会变得更好吃!巫女大人,她...你也会喜欢吗?」

  在真琴起床之前,一股强烈的恶魔席卷了它,激起了阵阵烟雾,包围着真琴。老狐妖呼出沉重的鼻子,表现出愤怒,吓得真琴迅速把蜜果藏在身后。

  「姥...姥姥。」

  「看来你还是不打算听我的话,看看我的左眼...还有腿,你身边的人,总有一天会伤害你!」

  「没有!我只是...想在森林里转转。」

  「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有一天你被发现是怪物,你不仅会受到伤害,还会受到伤害...」

  「我认识的巫女大人不会是这样的人,也不会!」

  真琴拿起蜜果冲出洞穴,巫女送给她的发饰滑落在狐狸奶奶面前,瞬间在妖火中化为灰烬。

  樱花树下,蜜果洒了一地,真琴后面的尾巴似乎没有生气,和她一起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  「巫女大人...你怎么了?」

  女巫的手不停地颤抖。她害怕眼前的怪物吗?你担心命运的方向吗?还是作为女巫战斗?在她自己弄清楚之前,那句话就脱口而出了。

  「...请不要再来这里了。」

  眼泪不知不觉地从真琴眼角流了下来,她无法掩饰那一刻的心碎,转身逃跑。

  落樱

  真琴也多次回到樱花树下,却找不到巫女的踪迹。每次她走近,她都会被治愈,真琴不得不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离开。

  经过多年的练习,真琴终于掌握了隐藏恶魔的能力,但在樱花树下,再也等不及她想见的人了。

  女巫的去世让真琴失去了生命中温暖的阳光。随着太阳的离开,真琴也失去了微笑。她回到了以前的狐狸洞,不知道是在和逝去已久的奶奶说话,还是在和自己说话。

  「原来不仅身体会受伤,这颗思念之心也会受伤...」也从那天起,真琴逐渐厌恶了自己的怪物身份。她走出洞穴,选择以人类的态度游历世界,试图安慰内心的痛苦和孤独。

  她曾经住在山上的农民身边,登上了镇上的亭子,只是为了找到一个纯粹的等待。但每次我鼓起勇气来展示我的身份,我只是为了换取恐惧和驱逐。即便如此,真正的钢琴也从未忘记女巫教给她的人类礼仪,总是保持冷静和善良。她优雅地向受害者点头,然后默默地离开了。

  每到樱花盛开的季节,真琴都会带上自制的蛋糕来祭拜女巫。她学会了女巫在春风中跳舞,偶尔伸手抓住眼前的落花,但花瓣总是从她的手指上飘走。

  五颜六色的落樱随真琴盘旋,步履终于停在巫女墓前。

  「人类的生命像樱花一样短暂。巫女大人,如果我不是怪物,我能陪你更久吗?...」

  裂心

  真琴完成了对巫女的崇拜,打算离开的时候,恰逢附近村庄的祭祀,她干脆收起尾巴,加入了人群。

  一个打扮成巫女的人被绑在草台中央,剧目的评论员生动地告诉周围真琴错过的过去。

  「...当时身边的人一大早就怀疑和女巫在一起的野姑娘不是人类,直到有一天看到她露出原型,露出尾巴,从樱花树下跑开!原来只有三只红狐!」

  「奇怪的是,巫女应该退出怪物来保护村民,但她无论如何都不想透露狐狸的消息。」

  「那无用的巫女啊,所以受到了惩罚!」

  剧台上,扮演武士的人抽出腰间佩刀,巫女被处决的尖叫声刺穿了真琴。

  「巫女大人...是因为我才...」

  她从人群中逃脱,比被女巫赶走的那一天更尴尬。「巫女大人...并非不愿意来看我...但是我再也见不到我了。」

  她蜷缩在无人的寒冷小巷里,再也无法抑制狐尾和尖耳的野蛮生长。

  「假如我不是怪物...」「如果...我不是怪物的话...」

  真琴的心瞬间被黑暗吞噬,悲伤和自责似乎撕裂了她的灵魂。代表理性和善良「纯白」,伴随着强烈的自我厌恶,完全从她身上抽离。

  焚寂

  抽离走「纯白」,只剩下「妖性」三尾狐走在被狐火烧毁的村庄里,村民们已经匆匆逃走了,但三尾狐心中的愤怒却无法发泄。信任、家、港口...对现在的她来说,这些东西已经遥不可及了。

  角落里似乎有一些动静。哪个大胆的阴阳师或武士还会潜伏在这里吗?三尾狐用尾巴扫开停车灯笼,看到一只白狐颤抖着盯着她看。三尾狐想用尾巴抱起小狐狸,却被对方灵活躲开了。

  三尾狐不在乎,也没有留下来。小狐狸主动跟着,警惕地在三尾狐身边徘徊,既不近也不远。

  三尾狐曾经被太阳照亮,已经被遗弃了很长一段时间,轻轻地擦去了梳妆台上的灰尘。她想,这可能不是怪物应该踏上的地方,对吧?然而,三尾狐仍然轻快地跳着祈祷舞。她从未受到神的祝福。她心里没有尊重。她跳舞只是为了纪念她想念的红白相间的高岭花。

  当三尾狐走出神社时,太阳刚刚结束了一个浑身发红的夜晚,黎明刺伤了她的眼睛。三尾狐突然筋疲力尽,没有时间舔伤口,就睡着了。

  身后的神社轰然倒塌,只留下一片狼藉。

  噤语

  得知真相的那天晚上,三尾狐多年来都不敢回樱花林。她看着雨中的倒影,只觉得生活轻如浮萍,难逃涟漪。

  陌生的游客逆着光走近,轻轻地为三尾狐撑起和伞,并发出邀请,承诺让她的世界再次完美。

  「那样的世界...它真的存在吗?」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樱花林外的村庄充满了陌生的面孔和活力。似乎只有记忆被岁月浪费了。过去的笑声和眼泪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有三尾狐永远不会忘记。她没有留下来,而是径直走进森林,去了她第一次见到女巫的地方。

  故地重游,恰逢秋冬交替,三尾狐不求花海依旧,只求方寸之间有老朋友陪伴。也许...「他」嘴里的新世界真的存在吗?如果她能实现她的愿望,这一次,无论对方的话有多冷,她都永远不会逃跑。三尾狐决心放弃所有的担忧,并愿意尽最大努力换取前人回来的可能性。

  她的眼睛里渐渐浮现出一丝疯狂,从迷茫变得坚定,甚至表现出喜悦。波光掠过,以樱花树为中心,完全不同的景象正在慢慢展开。周围破败的一切都被奇观覆盖,神社再现庄严,山林枯木逢春。

  晴天下起绵绵细雨,虹桥下芬芳湿润,远处传来抬轿队鼓乐齐鸣的声音,三尾狐微微眯起眼睛。

  「呵呵,是时候迎接巫女大人了。」

以上是小编为您带来阴阳师三尾狐画卷鉴赏的全部内容。有关更多精彩的游戏信息,请继续关注鹿纸鸣游戏策略。